• <menuitem id="1qsso"></menuitem>
  • <track id="1qsso"><div id="1qsso"></div></track>
  • <option id="1qsso"></option>

  • <bdo id="1qsso"></bdo>
  • 貢嘎山:追尋那份平凡而偉大的友誼——追憶日本登山運動員松田宏也遇救
    時間:2015-08-23    來源:州委宣傳部

    2015821日,2015中國·甘孜環貢嘎山國際百公里山地戶外運動挑戰賽開賽,來自中國、英國、比利時、西班牙、捷克、摩爾多瓦、墨西哥、俄羅斯等8個國家的273名選手在這里一爭高低。

    隨著戶外運動的興起,號稱“蜀山之王”的貢嘎山越來越受到世人的關注。而在此時,我們不僅回想起33年前發生這里的那個驚心動魄的故事——四名彝族老鄉勇救日本登山運動員松田宏也。

    日前,記者走近當年的救人者毛光榮老人,一桿旱煙點起,煙霧飄繞中,似乎又回到了33年前的那個5月——

      勇士遭遇生死劫

    1982年,來自日本市川山岳登山隊的松田宏也與隊友成功登至貢嘎雪山海拔7200米高度。

    51日,就在他們離頂峰只有50米的時候,在山下大本營里等候的人們收到了松田宏也的最后通話:“我們遇到強烈的天氣變化,現在什么都看不見了……”隨后兩人失蹤了!

       各方立即組織強有力的營救,山下的隊員和為登山隊服務的漢、彝族民工也開始在雪山、冰川上進行拉網式搜尋。

    數天后,搜尋隊終于作出了痛苦的選擇:放棄搜索,撤離大本營! 

    臨下山前,隊員們摘來了貢嘎雪山上的野花扎成花圈,在大本營舉行了沉痛的悼念會。

      19天后現奇跡

      19天后,海螺溝磨西鎮的彝族藥農倪明全、倪紅軍叔侄和毛光榮、毛紹鈞父子前往海拔2900米的冰川舌城門洞地帶采藥。突然,18歲的毛紹鈞看見在幾十米外的斜坡上有一團紅紅的東西,他以為是考察隊丟失的科學儀器,跑去看時才發現躺著一個人。此人身穿天藍色尼龍登山服,紅色登山褲,外套紅色風衣,雙眼深陷,滿臉水泡,胡須叢生,一只腳的登山鞋已磨破,另一只腳只剩下破襪,身上的皮膚被雪風吹得變成深褐色,腳因凍傷、碰傷已腐爛,裸露部分已腐爛并發出陣陣臭氣……

    根據傷員身上的相關資料,四位彝族同胞證實:這就是那個叫松田宏也的日本登山隊員!這人突然驚醒過來,吃力地轉動著身軀,指著攝影機意思是讓毛給他拍張“遺像”。

    “人還活著!”藥農們驚喜地發現。從傷員口袋里筆記本上的中文,四位彝族同胞證實這個叫松田宏也的人是日本登山隊員!在無糧、無水、嚴重缺氧的情況下,松田宏也奇跡般地活了下來,而且居然從海拔7200米的高山爬回了海拔3600米處的大本營,這真是一個奇跡。

    但是松田不僅19天沒有吃飯、喝水,而且全身已凍爛了,同時患有感染性休克,肺部感染、肺不張、胃穿孔、敗血癥等10余種并發癥,而每一種并發癥都可能致命。

    在登山隊員們留下的窩棚里,藥農們撐起自帶的塑料布搭成一個簡易帳篷,脫下察爾瓦(彝族披氈)蓋在了松田宏也身上,又做好一碗熱騰騰的面條一點一點地喂進他的嘴里……

    20日一早,毛紹均和倪紅軍兩個小伙子飛奔下山,直奔離貢嘎山有近百里之遙的磨西醫院。隨后,加急電話、電報迅速發往瀘定縣、甘孜州,發往四川省政府。

    消息驚動了全國……  

    全省動員緊急救護

      松田宏也還活著!日本登山隊員需要急救!

    搶救的戰斗開始了,以瀘定縣磨西皮防醫院醫生為主的22人自愿搶救隊打著火把、手電,于當晚10時開始向深山中行進。一百多里的崎嶇山路,林木茂密,農民們奮勇當先,采用各種辦法救運松田。身體被樹枝剮得渾身是血,但為了把松田早日送到,他們毫無怨言。走到最后幾十里時,天突然下起大雨,農民們將衣服脫下來披在松田的身上。

    21日晚9時許,抬著松田宏也的擔架經過10多個小時急行軍后終于抵達了磨西醫院。

    22日凌晨3時,松田病情突然惡化,不能送往成都治療,同時,省政府曾請派出直升飛機,前往援接,因大雨不適航,中途返航。生命垂危,必須立即手術……

    松田被緊急送到甘孜州醫院,修補了胃穿孔。26日晚1045分,又轉到四川醫學院附屬醫院搶救。松田需要輸血!皮防病醫院的李先生要求電話通知全縣干部都來驗血。17個彝族人、漢族人的血慢慢輸入了松田的血管里。隨后,松田在數月的精心呵護后,又做了截除手指和腳趾的手術。

    松田又成功地站了起來!

      特護床上寫“友好”

    剛下手術臺的松田宏也身體十分虛弱,不能說話,不能動。醫院特地指派護理經驗豐富的護士長和4名同事組成特別護理組,對松田宏也實行24小時護理。為防止褥瘡出現,護士們每隔1小時便替他翻一次身;部分生理機能失控的松田一天20多次將污物拉在病床上,趕緊換上干凈床單之后,5位護士細心地把沾上污物的松田擦洗干凈。刷牙、洗臉、進食,病床上的松田就像一個幼兒一樣,接受著四川護士們無微不至的照料。

    與此同時,19人的醫師團對松田繼續進行術后恢復治療,松田漸漸遠離死亡線。入院時,個頭近1.80米的松田體重37公斤,形容枯槁,如今,已雙下肢截肢的松田體重奇跡般增至47公斤,面色也逐漸紅潤起來。528日,劫后重生的松田對著病床前的中方醫護人員喃喃蠕動嘴唇,說出了第一句話:阿里呷多(謝謝)!  

    日本友人獲新生

    然而松田的康復之路并非一帆風順。就在醫護人員為逐漸好轉的松田高興的時候,令人擔心的事出現了。并發癥開始肆意攻擊松田初愈的身體,意志堅毅的松田第一次感到了恐懼,他開始拒絕回答提問,表情焦慮,其生理反應也急劇惡化,脈搏竟突然增至120/分鐘。不能讓小伙子這樣消沉下去!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護士長通過翻譯,不厭其煩地告訴松田,中國的殘疾人是怎樣工作的,怎樣重新開始新生活的。

    “知道蘇聯的無腳飛將軍嗎?沒了雙腿的支撐,這名勇敢的蘇聯戰士駕駛戰機擊落了數十架入侵的德國納粹飛機。記住,有沒有腿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意志!”然后逼著松田開始了機體功能鍛煉。為了給予松田戰勝自我的信心,護士長提議和他掰腕子,先是毫不留情地贏上一盤,賭氣的松田硬要繼續“比賽”,終于贏了一盤后,松田露出了久違的笑臉,再次振作起來了。

    聰明的小伙子在護士們的幫助下,學會了用僅余小截的拇指關節握筆寫字。40多天后,已康復的松田在離開醫院時,含著熱淚用漢字寫下了:“中日友好萬歲”!  

    渴望與恩人相見

    回到日本后,松田一直致力于中日友好事業。

    之后,從膝蓋下全部截肢的他成為日本一家上市公司———日本涂料株式會社的汽車部部長。裝上假肢后不久他還獨自登上了富士山,并于1995年遠征希夏邦馬峰。這個愛好一直保持至今。

    2002430日,松田宏也與其四位日本友人抵達海螺溝,種下了一棵“攀登者之樹”。在當地人的帶領下,松田來到20年前他遇救的地方。

    這是一條鋪滿荊棘的小路,就是在這里,他被四個彝族同胞發現并救起。如今,這條曾經搶救松田宏也走過的林中小道,被命名為“松田宏也小道”。這是毛紹軍,當年發現并營救松田宏也的彝族少年,松田一眼就認出了他。兩人激動地緊緊擁抱在一起。毛紹軍當年只有18歲,如今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了。        

    站在當年的遇難地,松田對當時的生死掙扎記憶猶新,他告訴我們,當年從冰山上爬下來后,首先到了這個窩棚,3天后又爬到河邊取水時,再也沒有力氣爬回去。如果不是四位彝族同胞救了他,他也許永遠就躺在這條河邊了。

    20年后的小河,與當初的景象沒有多大的變化。松田在河邊撿起了兩塊石頭,說要帶回日本去。

    33年后的今天,當再次回憶起當年的這段難忘經歷時,松田仍十分動情地說:“我永遠不會忘記是中國人民給予了我第二次生命。我的血管里流淌著的血液除了我的父母的,就是善良的四川人們的,我整個人都是中國人了,我沒有理由不熱愛他們。雖然遠隔千山萬水,時隔20年之久,但我每時每刻都會想起當年那些無私救護我的中國朋友。”

    附件>>
    >>
    網站地圖 | 聯系我們 | 站長統計
    網站備案號:蜀ICP備05026244號  甘公網安備:51332102000042-1  網站標識碼:5133000010
    版權所有: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辦公室  主辦單位: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  承辦單位: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辦公室
    XXXXHD免费视频,又大又黄又粗又长又爽,网红私人玩物水晶黄瓜自慰

  • <menuitem id="1qsso"></menuitem>
  • <track id="1qsso"><div id="1qsso"></div></track>
  • <option id="1qsso"></option>

  • <bdo id="1qsso"></bdo>